11月14日,百亿私募永安国富旗下基金经理孟乐在给投资人的一份《多策略系列产品运作说明》中,向投资人致歉。


(资料图)

孟乐在文中回顾了今年的大幅度回撤的情况,称疫情、加息事件的频发成为主要原因,也反映出其对疫情和政策没有分析和把握的能力。

“目前基金在0.7止损线附近,对投资上的损失深感自责。”孟乐表示,“永安国富作为年轻的基金公司,需要反思的东西很多很多。”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正心谷资本、希瓦资产、敦和资管、盘京投资、正圆投资、景林资产、东方港湾、和谐汇一、慎知投资等多家知名私募因业绩回撤向投资者致歉。在私募排排网有业绩数据的92家百亿私募中,仅13家在1-10月取得正收益,占比14.13%。

永安国富反思

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永安国富成立于2015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

永安国富近一年收益为亏损32.09%。旗下16只近期有业绩的产品中,仅中信信托永富优选1号、外贸信托永富11号两只产品累计收益为正,其余产品均有亏损;而从今年以来收益看,公司旗下产品则全部亏损,多数产品亏损幅度在30%左右。

孟乐在文中表示,在2018年及2020年两次大的市场下跌过程中,永安国富选择逆向交易。但今年,尤其是在9月份以后,基金在下跌途中被动减仓,由于基金风控条款的约束,无法在清盘线附近持仓,另外其他离风控线较远的基金也选择极低仓位,反映其对于疫情和政策没有分析和把握的能力。

孟乐表示,目前基金在0.7止损线附近,对投资上的损失深感自责,作为以具体公司行业分析为主要投资方法来讲,宏观和政策分析、尤其是对疫情及地缘政治方面,感受到超越能力范围无法把握。

孟乐认为,从实际交易上,1%-2%的允许波动空间内,基金操作难度非常大,并且在短期内也无法在上述宏观事件上进行交易。综合考虑之下,我们在基金合同条款允许的前提下为投资者提供流动性,但是增加流动性从操作层面上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作为管理人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推进。

孟乐提到,永安国富作为年轻的基金公司,需要反思的东西很多很多,包括投资方法的总结,产品和资金管理的审视,及最终自身投资能力的重新定位。

年内多家私募致歉

今年以来,多家百亿私募因业绩回撤向投资者道歉。

1月23日下午,在正心谷资本2022年投资策略会上,正心谷创始人林利军就去年的业绩表现向投资者道歉。

3月22日,希瓦资产发布了《致投资者的一封信》,掌门人梁宏在信中称业绩不好是因为港股和中概股负贝塔太大,选择的公司基本面优秀,坚定去扛下跌。

4月8日,敦和资管董事长施建军代表公司向投资人汇报了一季度产品表现的总体情况,并对产品净值出现的较大回撤表达歉意。

4月15日,盘京投资掌舵人庄涛对持有人表示:“今年到现在的跌幅,是盘京投资成立以来产品遭遇的最大跌幅,也是我们公司成立以来遭到的最大损失和考验。”

8月17日,正圆投资基金经理戴旅京在《致投资人的一封信》中向投资者致歉,坦诚今年以来他管理的大部分产品损失惨重,内心一直很煎熬。

王铁牛表示,首先我们要理解,基金是一个严格的契约关系产品,是需要严格按照基金合同和招募说明书等合同约束来运作。投资者购买产品,首先要对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有充分的了解, 同时对于基金产品,包括投资风格、投资系统、风险控制等要有充分的了解。在此基础上,购买适合自己的产品。

王铁牛认为,如果基金管理人和基金经理,严格按照合同契约框架下来运作,一般情况下,在管理人勤勉尽责的前提下,对于净值回撤的道歉并不是一种必须的要求。 如果是管理人由于投资违规、管理疏忽、风险失控导致的净值损失,光道歉也不能解决核心问题。

王铁牛指出,基金投资者是真金白银的投入到基金产品中,经历了市场的波动,净值的回调,心情不好非常值得理解。基金管理人和基金经理多和投资者进行沟通和心理建设,并对未来走势前景进行充分说明也是非常必要的。

9月中旬,千亿私募景林资产因业绩不佳向渠道反思致歉。

10月4日,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发微博称:“自2021年2月开始,这两年东方港湾业绩没做好,都怪我自己!”

10月28日,和谐汇一掌舵人林鹏坦言,过去两年是他从业20多年来最困难的时光,在相当长的时间都处于“心灵被拷问”的状态,产品的净值表现也让人非常失望。

10月31日,慎知投资发出题为《检讨》的沟通信。创始人余海丰在信中称自己“道行太浅”“站位太低”。

私募排排网近期公布数据显示,百亿私募最新数量为111家,10月有27家百亿私募取得正收益(其中13家为量化私募),较9月份的5家增加了22家。其中,百亿私募10月平均收益为-2%,赚钱私募占比为28.72%。

今年前10月,92家有业绩披露的百亿私募管理人年内平均收益为-10.94%,环比跌幅略增。其中13家在1-10月取得正收益,数量较上月减少一家,盈利为正的百亿私募占比14.13%。

基金经理责任几何

收益受损过程中基金经理有多少责任?

上海大学副教授、云通数科创始人巫景飞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基金本质是一种信托行为,管理人应该遵循信托责任(fiduciary duty),也就是优先考虑信托人而非自身利益。持有人看似通过资管委托,简化了自己的工作,主要选基金经理就可以了,再选个时间申购赎回,但其实选基金经理难度更大、择时就更难。动作简单,执行到位太难。过程中需要基金公司加强沟通交流和指导。

巫景飞表示,道歉可以,但更重要是反思得失,尤其是在过程中和持有人沟通交流是否充分,而不仅仅是自己的投资逻辑。

巫景飞认为,震荡是这几年的主基调,普通投资者需要资管也需要陪伴和教育,需要共同成长而不是简单求赚钱。

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铁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由于今年的全球通胀、地缘政治、疫情反复等原因,A股市场也经历大幅的波动,很多公募、私募基金产品经历了大幅度回撤。 同时也有很多基金经理,其中不乏知名的头部基金经理,对于产品净值波动道歉。

推荐内容